明朝特殊军 以少胜多击退后金最彪悍的骑兵

/2018-11-02/ 分类:历史趣闻/阅读:
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建立后金之后,他的雄心壮志被进一步点燃,同时为了掠夺更多的人口、抢占更大的地盘,他将主意打到了疆土万里、人口亿万的大明朝身上。公元1618年,努尔哈赤在盛京发布了七大恨的讨明檄文,正式拉开了对明朝数十年军事战争的大幕 ...

  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建立“后金”之后,他的雄心壮志被进一步点燃,同时为了掠夺更多的人口、抢占更大的地盘,他将主意打到了疆土万里、人口亿万的大明朝身上。公元1618年,努尔哈赤在盛京发布了“七大恨”的讨明檄文,正式拉开了对明朝数十年军事战争的大幕。

  “萨尔浒一战”中,明军十一万大军损失过半,为后金所获的粮草辎重更是不计其数。此战彻底改变了辽东战场的军事格局,也深远的影响了明朝与后金的国运,此后明朝只能依托城池坚守,主动发起进攻的战争少之又少。

  八旗骁骑在野战中的恐怖战斗力让不少明军将帅畏之如虎,而本文所述的“浑河之战”正是明朝与后金在野战交锋中极为罕见的一次以少抗多、并且不落下风,同时给后金军队以沉重打击的一次战争。川军“白杆兵”和浙兵“戚家军”在战场中所展现的勇往无前的斗志和视死如归的精神让数百年后的人们读完之后依然心潮澎湃、敬意犹生!这些大明将士用满腔热血在浑河两岸谱写了汉人抵抗异族侵略的悲壮诗篇!

  (一)

  公元1620年,十月,明朝辽东经略熊廷弼被罢职,代其经略辽东的袁应泰为了笼络人心,一改以往执法严格、整肃军纪的作风。对兵事并不擅长的他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行事,他将熊廷弼时期的许多方针制度统统进行调整和改动。

明朝特殊军 以少胜多击退后金最彪悍的骑兵

  不久蒙古各部遭遇雪灾,许多灾民迫于生计,入关乞讨,打着扩充兵源的主意,袁应泰对这些人照单全收,将他们安置在辽阳、沈阳等地。不过这些游牧之人皆是勇悍好斗之辈,自这些灾民入关后,奸淫掳掠之事时有发生,经过有司调查,皆是这些蒙古人所为。

  将领童仲揆、尤世功纷纷进言袁应泰,认为当谨慎行事,应对这些来投的蒙古人详加审讯和甄别,以免后金的探子细作混进来。正为自己用蒙古人抵御后金人的策略得意不已的袁应泰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

  他的这些举动自然都在努尔哈赤的掌握之中,一直将《三国演义》作为自己打仗枕边书和教材的努尔哈赤早就对重镇沈阳垂涎不已,事实上混入沈阳城中的蒙古人中正有他安排的内应。看到这位新任辽东经略如此“上道”,努尔哈赤决定再送他一份“大礼”。

  公元1621年,三月,努尔哈赤率五万八旗铁骑兵临沈阳城下,用兵老到的他并不急于攻城,而是在城东七里河的北岸筑造木城屯驻。此时的沈阳城堪称一等一的防守严密的军事重镇,史书载“城颇坚,城外浚壕,伐木为栅,埋伏火炮”。城外挖有与人身相等的陷阱十道,井底密插尖木桩,陷阱之后挖有四道大壕,尖桩密布,又树立大栅栏,沿内壕排列楯车,每车安放大炮二门小炮四门,两车之间又置大炮五门。沈阳城内由总兵官贺世贤、尤世功两人驻守,各有士卒一万多人。

  经过和麾下众将领商议,努尔哈赤决定实施诱敌之计,发挥己方善于野战的优势,三月十二日,他先派数十名侦骑“隔壕侦探”,遭到了总兵尤世功家丁的追击,战死四人。

  勇猛少谋的另一位总兵贺世贤故而开始轻视后金军的战力,他改变了“依城固守”的方针,“决意出战”。为了进一步麻痹他,第二日,努尔哈赤又遣少数老弱士兵前往城下挑衅,饮酒大醉的贺世贤勃然大怒,他立刻率一千多名家丁出城迎战,临行前对城中其他将领夸口道,要“尽敌而反”。

  甫一交手,金兵“依计诈败”,被蒙在鼓里的贺世贤率人猛追,“乘锐轻进”。明军很快进入敌人的包围圈,后金“精骑四合”,将明军重重包围,一番厮杀后,明军大败。

  贺世贤再也没了先前的豪情万丈,他为自己的草率和轻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本人“身中四矢”,率残部且战且走,退至沈阳城下,不过吊桥绳索被努尔哈赤数月前派往城中诈降的蒙古、女真人砍断,故而无法入城。尾随而至的八旗骑兵大队人马追至,乘势击杀了贺世贤及来援的尤世功,在细作的配合下,攻入了群龙无首的沈阳城内,这座固若金汤的军事重镇宣告失守。

  奉命援沈的万余明军在援辽总兵官童仲揆和陈策的率领下刚赶到浑河(流域范围在今辽宁省中部,流经抚顺、沈阳、鞍山、营口等市)时,便得到了沈阳沦陷的消息。这路援军原本的打算是和沈阳城内的明军里应外合,来夹击后金军,眼下既然沈阳已经失守,那么这个计划只能流产了。

明朝特殊军 以少胜多击退后金最彪悍的骑兵

  正当主帅陈策准备下令全军还师的时候,众将纷纷悲愤道:“我辈不能救沈、在此三年何为!” “萨尔浒之战”之战后,整日在后宫和大臣躲猫猫、多年不上朝的万历皇帝看到努尔哈赤在辽东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也有点坐不住了,他立刻诏令调集宣府、大同、山西、四川、浙江等地的精锐士卒驰援辽东。

  援军中有两支特殊的军队:一支是著名女将、四川石柱土司秦良玉麾下的“白杆兵”,这是一支作风顽强、善于山地作战的特殊兵种,军士手中所持的白杆枪是用结实的白木(白腊树)做成长杆,上配带刃的钩,下配坚硬的铁环,作战时,钩可砍可拉,环则可作锤击武器。在“播州之役”中大放异彩后,便接到朝廷征调的诏令,秦良玉命兄长秦邦屏率四千人前来辽东参战;另一支三千人的军队的名气则更大了,正是威震天下、斩杀十数万倭寇的“戚家军”,此时的将领是戚继光的侄子戚金。

  眼下这两支军队正好都在童仲揆和陈策的麾下,诸将求战心切,经过两位总兵的商议,进行如下军事部署:副总兵、四川石柱都司佥书秦邦屏与游击将军周敦吉率“白杆兵”先行渡河,在桥北立营;童仲揆、陈策及副将戚金、参将张明世统浙兵三千在桥南立营。

  当“白杆兵”与八旗铁骑相遇后,激烈的战斗打响了,号称野战无敌的八旗精锐骑兵一连发动了数次对明军营地的冲锋,谁料人数占据劣势的“白杆兵”个个悍不畏死,死死的守住阵地,利用他们手中的特殊兵器,给敌人以很大的杀伤。经过恶战后,竟然打退了八旗骑兵中最为精锐彪悍的红巴甲喇军的进攻。

  后金阵营中一片哗然,他们不敢相信一向在他们印象中只敢龟缩防守的懦弱明军能在阵地战中打退己方的进攻,素来战无不胜的努尔哈赤也有点着急了,骑兵不行,他又换上步兵,结果还是一样,后金军队损兵折将数千人之后,依然拿对面的这支“白杆兵”没有办法。(“明之步兵,皆系精锐兵,骁勇善战,战之不退,我参将一人、游击二人被擒。”(见《满文老档》)、(“诸将奋勇迎击,败白标兵(即白旗),又败黄标兵(即黄旗),击斩落马者二三千 人”,擒后金一参将、二游击。“川兵营甚坚”。谷应泰《明史记事本末》)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奇闻网 www.qiwen100.com 联系QQ:1250943973 邮箱:1250943973@qq.com Copyright © 2018-2020 www.qiwen100.com 奇闻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